国际人才

2万张国际证书缺口!最紧俏的金融人才,上海翘首以盼

发布人:admin 点击数:99 发布时间:2017-01-17

《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人才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金融从业人员拥有国际资格认证证书需达到3.5万张左右,目前还有2万张左右的缺口。

1月13日,在上海展览中心召开的上海金融系统人才工作会议首次发布了《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人才发展规划》(简称“《金融人才规划》”)和《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紧缺人才开发目录》(简称“《紧缺人才目录》”),并公布了第一批37家“上海金融人才实践基地”。

上海金融系统人才工作会议现场,张煜摄。



《金融人才规划》为上海在“十三五”期间的金融人才培养和发展设立了一系列目标。例如,到2020年,上海目标拥有45万金融从业人员,金融人才规模与结构更趋合理,国际化特征更为明显,具有海外留学、工作经历和具有外资金融机构工作经历的人才占金融从业人员比例有较大幅度提升,金融从业人员拥有国际资格认证证书达到3.5万张左右,列入中央和上海各类计划人才数量达700名等。


“《金融人才规划》中的发展目标是在市金融工作党委、市金融办的牵头下,委托上海财经大学课题组形成《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实施情况研究》等三篇研究报告的基础上确定的。”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副书记姚嘉勇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


“十二五”金融人才建设,

有成绩也有“短板”



“十二五”期间,上海进一步巩固了以金融市场体系为核心的国内金融中心地位,初步形成了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清算中心,这其中,金融人才发挥了有利的保障性作用。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上海金融从业人员达35.07万人,比2010年末的24.11万人增加近11万人,年均增幅约为7.8%,其中有161人入选中央和本市“千人计划”,以及领军人才、青年英才、上海金才等重大人才计划。


“上海的金融人才在行业内的分布更加广泛,已涵盖金融要素市场、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资产管理和新金融在内的多种金融业态。”姚嘉勇介绍,35.07万金融从业人员中,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比例约为77%,具有研究生学历的比例约为19.7%,海外留学归国人才、港澳台及外籍人才达1.8万余人,持有国际职业水平证书约1.5万张。


虽然上海在“十二五”期间的金融人才建设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但金融人才队伍在总量、结构、国际化等方面仍存在着亟待补齐的“短板”。例如,上海金融业人员占全市从业人员的比重与伦敦、香港、纽约等国际知名金融中心城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目前,上海金融从业人员约占全市从业人员的5%,这一比例在国际知名金融中心城市一般为10%。”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书记、市金融办主任郑杨指出。


又例如,金融人才结构性矛盾仍然比较突出,传统金融业态的从业人员占60%以上,而科技金融(Fintech)、互联网金融和创业投资人才非常紧缺,以及金融高级人才和专业领军人才数量不足。再例如,金融人才国际化程度不高,国际化金融人才占比与成熟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郑杨举例,目前上海具有国际视野、国际背景、国际经历的国际化金融人才在所有金融从业人员中占比不到2%,而新加坡已达20%左右。


为了使上海在补齐金融人才“短板”时选择最恰当的“材料”,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市金融办、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了《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紧缺人才开发目录》,为到2020年上海形成一支规模较大、门类较全、结构合理、素质较优的金融人才队伍做出指导。

?


《紧缺人才目录》呼唤紧缺人才



与“十二五”时期相比,上海金融人才的紧缺性有了哪些新变化?具体底体现在哪里?“‘十二五’时期,其实上海更关注的还是金融人才的总量问题,但到了‘十二五’末,人才总量已基本满足需要。”姚嘉勇指出,由于近年来金融创新、金融开放力度的加大,使上海金融人才中,高端人才和拥有国际化背景的领军人才数量严重不足的矛盾显得尤为突出。


解决矛盾,必须从矛盾产生的源头开始。为什么随着中国金融创新、金融开发力度等的加大,金融中高端人才和拥有国际化背景的领军人才数量会变得严重不足?


《紧缺人才目录》指出,金融危机使世界经济步入新常态,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纷纷成立,迫切需要战略眼光、国际思维、全球视野的金融紧缺人才。“当前欧美等金融强国纷纷出台更加严格的金融监管法案,当地金融人才的就业环境得到一定程度的挤压,高端金融人才的流动性增强,这为我们因势利导吸引海外高层次金融人才创造了难得的机遇。”姚嘉勇表示。


不仅世界经济步入新常态,中国经济也在“十二五”期间转入新常态发展阶段。“服务经济新常态,需要谙熟实业、善用工具、通晓规则的金融人才。”姚嘉勇指出,这方面的人才特别紧缺。例如,助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需要天使、私募、股权众筹、保理、投连贷等科技金融、创业金融人才为之提供服务;低碳经济时代的低碳产业、能源产业等绿色产业的发展,需要提供定价、结算、融资、交易、保险并开发相应的创新产品及相应的金融服务与支持;而航运中心、自贸区建设,需要大批航运金融、供应链金融、离岸金融、合规与反洗钱金融紧缺人才。


与此同时,互联网这一新技术的出现也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金融。为什么?“因为,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改变了金融业的服务模式,对金融人才提出了新要求。”姚嘉勇说。互联网已颠覆了“二八”规则,使金融业态发生巨大变化,催生了大量依托互联网提供金融服务的行业,如移动支付、网络征信、网络借贷、网络保险、网络信托、网络基金等。


“作为新生事物这些行业发展迅速,当然迫切需要善创新、懂技术、能跨界的金融人才。”姚嘉勇特地以互联网金融为例指出,“互联网金融为什么在去年年初乱象横生,除了监管没有跟上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真正懂互联网金融的人才缺乏。”

?


对接国际金融中心,

沪上高校金融专业需调整



金融人才存在缺口,上海市各大高校培养的金融人才符合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要求吗?

?

“根据我们的调查情况,上海各大高校对金融紧缺人才的培养专业设置与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姚嘉勇有些无奈地表示,目前高校培养的人才并不能与金融系统用人单位形成无缝对接,“特别是那些金融类专业毕业的人才与一些工科院校培养的工科专业人才相比,在进入金融行业时并没有体现出专业优势,仍需要非常长的适应和调整时间。”


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特别指出,现在上海特别需要针对互联网金融的要求和标准培养的专业人才,但沪上高校并无开设相关专业。“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只有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才能降低犯错的概率。”据悉,目前市金融办已于沪上各大高校进行对接,期待从专业设置入手,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培养对口人才


会上,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市金融办还向《关于推进上海金才工程 加强金融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发布后的第一批上海海外金才、领军金才、青年金才开发计划入选者颁发了证书,并为首批上海金融人才实践基地授牌。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周波出席并发表讲话。

?


附: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紧缺人才开发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