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时间:2017-07-27 来源: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靡靡。
出门时是春天,依依杨柳,花盛鸟静。点点飞絮,轻染指间。回来时却早已是纷纷暮雪,静穆无声。
于是乎,微整衣襟,轻拨碎雪,推开木门,入院。正值隆冬,沉重的木头里浸入了清灵冰冷的白雪,一片潮湿。素手轻启,那门便摇曳起来,发出“吱啦”的声音,虽摇摇欲坠,但却动听。
进入屋里,东西早已陈旧。
起身,褪下外衫。捏一小撮细碎的茶叶,放到一个青色的圆口碗里,用温水轻轻一冲,那茶叶便堆积成一团绿色,本就有些潮湿了,再加上水温不高,总是散不开,有一种淡淡的苦味。无奈,苦笑一声,轻轻抿了一口,入口甘甜滑润,慢慢地却变得有些苦涩了。
天一直暗着,雪花中夹杂着些雨丝。向窗外望去,仿佛是一个寂静的、独立的世界。风一更,雪一更。点点雨丝,纷纷白雪,寂寞的飘着、洒着、摇曳着,都是静默无言。
好像有些寒意了,屋里的火炉映的墙上一片通明。就在这个暮雪的季节,眼前却出现了那个永不复返的春天。桐花初放,绿草如茵。有素衣老夫撩开窗帘,看石桥上的少男少女互道日安。墙边的栀子三三两两的开着,笑靥如花的孩童手拉着手跑向院方。更有迷途的鸽子,一遍又一遍在天空中盘旋。
窗外,月浅灯深。
耳边仿佛又回荡着那曲《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靡靡。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叹息。